您当前的位置:安康市人民政府 >走进安康>游在安康>旅游笔记 > 正文内容

晨曦中的青中

作者:黄治逃 时间:2019-11-20 08:41 来源:安康日报 【字体:

  住在青中,天缓缓地亮了。第一朵格桑花醒来了,第二朵格桑花也醒来了,它们摇摇脑袋,像我一样惊喜的看着晨曦。住在青中,抬眼望去,漫山的桃树苗儿、杏子树苗、梨树苗儿依然无动于衷,仍然以酣睡的姿态矗立着,翠绿的茶芽儿溢出扑鼻的香气,一夜之间仿佛又长大了好多。格桑花儿混迹在阔大的茶园、菜园里,艳的扎眼。
  这些格桑花儿在农人们眼中其实不算花的,只是一种颜色。农家的院子里,墙内墙外多着呢,彼此也不“争吵”。在农家的夜晚,长长的夜,这些花儿就隔着一堵堵墙壁说着“悄悄话儿”,她们怕吵醒了劳作了一天的人儿。早晨。第一缕阳光升起来的时候,它们争先恐后蹭、蹭、蹭地长着,好像阳光就是它们亲密的爱人,它们终于用手捧住了阳光,就张大嘴巴“贪婪”的吞进肚子里,化作纤细身体里的阳光“早餐乳”。
  春虫是自然界里天然的“歌唱家”,在绿油油的草丛下唱了一个通宵了,还是那么投入,天亮了,竟然还没有发觉呢,依然响亮的唱着:“吱吱,吱吱,唧唧,唧唧,吱吱吱,唧唧唧......”还有呢,熬不住春夜的蜜蜂一大早就扎成堆儿,在一簇簇烂漫的花丛中飞来飞去,像极了散落四周的点点烟花。
  院子里的樱桃树也是一夜无眠,不知道它是否想念在外打工的哥哥和姐姐了?这些树尽量把自己的树枝往天空上插,仿佛高一些,就看见西安,广州了,院子里好多哥哥姐姐们在那些地方打工哦,天空的月亮还依稀可见。
  民宿院落里的主人们一个比一个起的早,它们纷纷准备着农具要去地里栽茶苗,种玉米、洋芋呢,仄仄的小路上稳稳当当地行走着,路边一排排郁郁葱葱的茶树,滴着露水儿,在诗人的眼中,它们是眼泪,在花草的眼中,它们是珍珠,在农人的眼中,它们是琼浆玉。露水儿在草叶子上滚来滚去,撒着欢儿,草叶子跟着一起欢乐。
  阳光细细碎碎地撒了下来,像是秋天里的黄豆,看见早起的媳妇,姑娘们,温柔地抚摸着它们,太阳像是半个圈圈,然后喷薄而出,浑圆浑圆地挂在天边,它在东山发育的太神速了,开始还是不谙世事的小闺女,不一会儿,就长成一个花枝招展的大姑娘了,两只火辣辣的大眼睛时刻不停的看着你,让你燥的不自在。
  大地上的一切都已复苏,阳光紧跟着射进满山的茶园里,它给这些树们穿上金灿灿的衣裳,亮堂堂的笼出了童话般的意境。几只早起的小狗也不安分的跑进树林里,欢快地追逐,嬉戏,有些狗尾巴草就跟在狗的后面,有些狗尾巴草还慌乱着呢,也许它们和夜风过于亲昵了,还没来得及穿起遮羞的衣衫么......一切还在似梦似醒中萦绕。贪婪的是白昼,它们执意地要把残存在树林里的丝丝暗影,用自己的嘴巴噙住。
  刚发芽的垂柳最柔顺了,无论是在夜晚,还是在白昼,无论是在田间,还是在地头,它们都是淑女般的低着头,把来来往往的风抱在怀里。风简直像极了串门子的风流小子,从这棵柳树到那棵柳树,柳枝儿似乎也理解和宽容着它哟。飞在天空麻雀儿看见了这一切,高一声低一声地叫着,好像是喊着:“我看见了,我看见了......”呵呵,贼贼的雀儿呀,你到底看见了什么了?
  阳光掠过农户家的院墙,向屋子里还在熟睡的人们传达生命的秘籍,早睡,早起,身体好。其实啊,这些起的晚的农人,是前一天干活干得太累了,或者是参加了邻家哪个小伙子娶媳妇的喜事儿呢,几大杯白酒停留在身体的那个“房子里”。晕晕地回到自家的床上躺着,回味着自己年轻的时候,那个美啊,真是滋润。阳光撒进油菜田里,油菜花的叶子像一面面小镜子,把天空的阳光再送回去,金灿灿的。油菜花儿似乎听到了阳光的召唤,可着劲儿的疯长,准备长的鼓鼓囊囊的,回报给辛勤伺候它们的农人们。
  晨风总是柔柔地。窜到梨树花旁边就歇一歇,风来了,梨树花儿就招招手,也是柔柔地。有些树叶啊,它偏偏就保持着静止的姿态哦,诠释着什么才是动与静的交相辉映。静了,就看到了蔚蓝的天空上,月亮慢慢的沉下去,太阳缓缓的升起来。晨曦中的青中原来是如此的美妙呵,对了,给你悄悄的说一声,青中,是紫阳县城关镇的呢。

| 责任编辑:张子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