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安康市人民政府 >安康要闻 > 正文内容

但教巴乡跃通途 ——安岚高速公路建设纪实

作者:陈延安 张文 冯芸 时间:2020-12-22 08:35 来源:安康日报 【字体:

  2020年12月23日,银百高速安岚段即安康至岚皋高速公路将正式通车。
  历史在此刻、在巴乡将留下浓墨重彩一笔。有着17万儿女的岚皋终于结束了它不通高速公路的历史,把积压多年的渴盼、期待,乃至焦愁都尘封进了历史深处。大交通时代开始迈步向岚皋走来,扬眉吐气写在每个人脸上。这也是安康交通发展史上的崭新一页。随着安岚高速公路的建成通车,安康实现了县县通高速目标,开启了高质量发展新纪元。
  向南,向南,向南。安岚高速公路将继续向南发展,沿着当前方向,穿过岚河巴山,向着重庆长江奔去,携手即将开建的西渝高速铁路,贯通出陕渝大通道。岚皋,正从偏远闭塞的“小山村”一跃成为陕西向南开发开放的主通道、主阵地和“会客厅”。
  总里程47.414公里、设计时速100公里/小时的安岚高速路,已然张开它强大的臂膀,转动起运行的齿轮,把车水马龙、灯火辉煌带给这里的山、这里的水和这里的人们。便捷走进千家万户,发展成为向上的音符,安岚高速正演奏出时代发展的宏伟乐章。
  无论岁月如何更迭、时光如何流逝,人们都不会忘记为这条高速公路作出贡献和牺牲的人们,他们才是这条路背后最可爱的人,他们就是关心关注这条高速公路的各级领导、干部、群众和工人。正是有数以千计的技术人员、建设者、沿线群众和当地干部的无私奉献、默默付出,才有了今日这致富之道、幸福之道,才圆了岚皋人多年的梦想。

  铁肩担重任,丹心写赤诚

  2017年9月25日,建设如火如荼、工程已初具雏形的安岚高速公路岚皋境12.981公里试验段,迎来百年不遇特大洪水灾害,很多机械设备损毁,刚打好的桩基被掩埋,没来得及焊接的钢筋被冲得无影无踪,已奋力冲刺9个月的工人士气低沉。紧要关头,试验段所在七、八、九三个标段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亲自赶到一线,为工人们加油打气,解决物资供应困难,参加抗洪救灾,直到各工段再次出现昂扬向上的工作面貌才离开。
  “山一程,水一程,更向岚皋那边行。风一更,雪一更,风消雪住见山城。”这是2019年除夕,安岚高速公路十标段项目经理张西磊,站在施工路段所在山岗,鸟瞰岚皋县城、遥思杭州家乡仿写的一段词。这已经是他和工友们在岚皋过的第二个年。
  从2018年9月进场到笔者采访时,两年多时间里,张西磊和项目部党支部书记罗卫兵从未离开陕西一步,准确地说,99%的时间都是和工友们战斗在岚皋工地。
  “十标是我们进陕西的首个项目,我们必须把它当作样板打造!”“岚皋虽然偏远,可这里的人民却无比厚道,我们没有理由不加快进度,早日完工,更没有理由不把工程建好,以回馈广大父老乡亲的殷切嘱托和期待!”张西磊、罗卫兵向员工号召。
  测量班的技术人员至今还记得,那些爬坡上山的日子,荆棘丛生,以前的多少小路早已经荒芜,更多的是根本就没有人去过的悬崖陡壁。“桩基就需要打在这里,这里是地质最坚固、结构最合理、线型最优化的地点。”“把仪器扛上去!”“不行?把保险绳扔上去,小李,爬上那棵树,把绳子系紧!对!点就打在那个石壁上!”
  技术员来自全国各地,有北京的,浙江的,四川的,等等,有些压根就没见过这么大的山、没走过这么难走的路,很多时候,是和蛇、虫、鸟、兽为伴。
  八标工长佟玉红是个“老北京”,已经59岁。2017年除夕,这个在同事们称为“嘴里全是工作”的人,却突然闭口了,他一再告诫自己,这一天一定不能谈工作,因为,除开他这个快退休的人外,其余的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小伙,很多还是第一次在外过年,都想家,不能哪壶不开提哪壶,他要让大家过个开开心心纯生活的年。
  可是,还是没忍住,几杯酒下肚,佟玉红又谈起工作:“正月初五之前,预制梁场图要出来;初三之前,冲击钻要到位!”等他反应过来,话已说出嘴。
  “你都不知道,工人们多辛苦啊。打桩基的,下到十几米深的坑里,起来就像个泥猴儿!”佐龙镇蜡烛村三组村民、今年70岁的老大爷王学根说,“数九寒冬,屋檐都起了冰吊吊,工人还要往钢筋铁笼子上爬,为的是去电焊,风又大!有一次,两个人齐刷刷掉进河里,幸亏会水,可那正是三九天啊,人都冻僵了,我赶快给他们生火烤。”
  今年62岁的花坝村村民陈伦满深有感受。工程队来了后,他也寻到一份活,在隧道打排水沟。“隧道还没贯通前,热得要命,我们就只能打赤膊,就这,汗水还像屋檐水一样直流,下班时,连内裤都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陈伦满说,“隧道贯通后,风又大得要命,衣服裤子鼓得像灯笼一样,冷得跟没穿衣服似的。”

  部门齐动员,党员冲在前

  “安岚高速是岚皋当前的一号工程,全县上下必须以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的劲头,全力以赴做好工程建设的外围保障工作,各级党员、干部必须以高度的责任感、使命感,不讲条件,不谈困难,以上率下,冲锋在前,为安岚高速公路早日建成通车作出我们应有的贡献!”市政协副主席、岚皋县委书记周康成和县长杨义龙多次调研指示。
  县交通、高速公路协调办的同志会同沿途城关镇、佐龙镇干部,一户户做工作、一家家丈量、一块地一块地登记、一件事一件事协调,仅用一个月时间完成征地拆迁。国土、水利、林业、环保、农业农村等部门开辟绿色通道,为高速公路建设提供便捷高效的行政审批服务。公安、司法等部门,成立工作专班,第一时间提供优质的治安、司法保障。电信、移动、联通等公司对凡是需要迁改的铁塔、线路,二话不说,无偿迁改到位。
  地电岚皋分公司则召开了高速公路电力保障服务工作誓师大会,成立3支突击队,24小时提供电力供应、线路维护保障,为给七标何家寨隧道施工方提供10KV专用电力,派出12人的工作组,连续奋战40天,架通5跨岚河全长6公里的专线。
  “时间紧,任务急,施工难度大。”负责何家寨专线架设工作的地电岚皋分公司项目经理李文建告诉笔者,“隧道开挖,开始用的农电,随着工程的推进,需要上大型机械设备,显然,农电已经带不起、不够用,架设专线就迫在眉睫。可是,当时正是枯水期与丰水期交界的时候,如不及时架设,电杆和电线就很难在短时间越过已成为安康水电站库区一部分的岚河,势必会影响高速公路建设,公司当机立断,决定第二天就施工!”
  艰难而复杂的施工环境也是考验电力人保障高速公路建设智慧和担当的主要因素。“专线要穿越数十道强、弱电线路,电杆要从河里拽上山,电线要用无人机去放1、2、3号型共3根牵引线,技术要求高、风险大,且上山无路,下河没船,徒步都成困难。蹬吧,今天鞋蹬坏了,就是为了明天不蹬坏鞋,通上高速!”员工打趣道。
  安岚高速所过之处山大沟深,地质地形复杂,建设中多次遭遇洪水灾害,隧道频发暗河、流沙、涌泥,关键时刻,省高速集团安岚高速公路建设管理处领导分片包抓,成立42支党员突击队,全面掀起大干热潮,在通常需要40个月工期的情况下,硬是抢回来14个月,在不足26个月的时间里建成了桥隧比为陕西之最的安岚高速公路。
  县高速公路建设协调办干部邱新斌,硬是在人事局下发他退休文件的当天黄昏,送走最后一车拆迁建筑垃圾后才离开工作岗位。城关镇人大主席侯贵平,从事高速公路征地拆迁和外围协调工作已四年,而休息时间总共不到一个月,同事称侯贵平,“对日出日落已经没有了概念。”“与其绕难绕不过,不如直面冲上前!”这是侯贵平的“名言”。
  理赔达不到群众预期,侯贵平就以情感人。城关镇新春村三组村民王新树至今还记得,两年前为了高速公路建设,自家迁祖坟那天深夜,天下着小雨,侯贵平打着伞,提着一篮子香蜡火纸前来给自家新祖坟敬香,那场面令在场所有人为之动容。

  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

  数据显示,安岚高速公路岚皋境全长17.96公里,途经岚皋县佐龙、城关2镇11村1社区,涉及拆迁户712户,累计拆迁房屋114户27599平方米,迁移坟墓451棺,征用各类土地502.41亩、林地397.93亩,拆迁强弱电线路、特殊物60处。
  这是一首全民赞歌:无数群众舍小家为大家,支持和奉献着。
  佐龙镇花坝村党支部书记唐国军一看自家房屋在红线里,抡起八磅锤,照着墙面和门窗就砸去,他说:“如果不狠下心,不倒逼自己,不立刻行动,就很有可能也等待观望。”“高速通了,啥都成!”唐国军说,前些年他的一位亲人,就因为送医院慢了半小时而没了命。“如果有高速,兴许还活着!”唐国军望着被自己砸得冒烟的墙垣,泪眼婆娑地说。
  马宗村村民郝庆军,刚建的三间两层的新屋,已经安好门套,正贴瓷砖,哪知高速公路要从这里经过,被划在红线之内,他只淡淡地说了声“行嘛”。“不行又怎样呢?这么大工程,如果一个不拆,两个不拆,那还叫高速公路吗,还像样吗?那还不如不修得了!”郝庆军说。可避开别人,他直掉眼泪,眼看过年就要住新房,就要告别几十年的破屋,可这样一来,连年都不知道上哪儿过了。
  郝庆军带着家人来到租赁房里,政府为他家送去电暖桌、被子、米面粮油等过冬食物和用品,并给他重新划了一宗宅基地,让郝庆军坚定了拆迁决心。晚上,郝庆军带着新买的墨汁、排笔,来到新房前,在四面墙上写下一个个大大的“拆”字。“能给全县腾出一条大道,让开自己小屋,值!”郝庆军说。
  都是耄耋老人的蜡烛村村民李大国、钟克义夫妇俩,主动腾出正屋给施工队住,自己则搬进了房顶偏屋,夏天热,冬天冷,一住就是三年。村民曾月香则经常划船义务接送工人过岚河,给工程队送去一些时令蔬菜及一些取暖用的柴火。
  “没有谁把屋背着出门,都是为我们这个地方搞建设,为我们这个地方发展才来到我们这里,能帮就要帮!”这就是村民发自内心支持的“理由”。而反过来,各建设方则给地方援建了多座公路桥梁、多条出行道路,方便群众的生产生活。
  迁坟的故事更是比比皆是。在岚皋农村,有句老话叫“一三五七九,不动老坟土”,也就是说,凡是阴历一、三、五、七、九月,不能迁坟,按当地风俗习惯,迁坟大多要等到冬腊月大寒时,可这对于高速公路建设来说,显然不合时宜。
  永丰村党支部书记屈绳根五月初五端午节就启坟,把母亲的遗骨移到了山上僻静处,组长苏继和也相继把祖坟迁出红线区,全村当月迁坟120棺。春光村村民刘圳葆,则因高速公路线形优化以及山体滑坡,三迁两移六棺祖坟,为安岚高速公路“让路”。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随着安康至岚皋“物质高速”的建成通车,代表着团结、奋斗与友爱的“精神高速”也正在这方土地上延展。

| 责任编辑:邹亚康